新教师成长

?找回密码
?中文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
《木兰诗》的美学取向(1)转载

2012-8-9 09:01| 发布者: 游走| 查看: 1845| 评论: 1

摘要: 文本解读的深度来自哪里?在我们自叹弗如时,是否在积 淀人生,完善自我。推荐大家读读熊芳芳老师的《木兰诗的 美学取向》。 《木兰诗》的美学取向 广州外国语学校 熊芳芳 与《孔雀东南飞》合称“乐府双璧”的《木 ...

?? 文本解读的深度来自哪里?在我们自叹弗如时,是否在积

淀人生,完善自我。推荐大家读读熊芳芳老师的《<木兰诗>的

美学取向》。

?

?

《木兰诗》的美学取向

广州外国语学校? 熊芳芳?

与《孔雀东南飞》合称“乐府双璧”的《木兰诗》,其曲调最早收录于已失传的南朝僧人智匠编的《古今乐录》。“木兰诗”的题名,最早见于《文苑英华》,后被郭茂倩编入《乐府诗集》第二十五卷“梁鼓角横吹曲”。

《诗薮》中说:“木兰歌是晋人拟古乐府,故高者上逼汉魏,平者下兆齐、梁。如‘南市买辔头,北市买长鞭’,尚协东京遗响;至‘当窗理云鬓,对镜帖花黄’,齐梁艳语宛然。又‘出门看火伴’等句,虽甚朴野,实自六朝声口,非两汉也。”

《木兰诗》到底产生于什么时代,这是自赵宋以来一直聚讼的问题。还有关于民族的问题(混称“天子”“可汗”,木兰“是敌是友”?),甚至木兰在军营中与士兵朝夕共处时是怎样隐藏身份的,另外,木兰的战功和天子的授官中的夸张成分等等,这些,我们都不去讨论。我们且研究一下这个流传在民间,经过了诸多演变,其间不乏文人改削润色之处(如“朔气传金柝,寒光照铁衣”便不像民间的声口)的故事诗,作为一部文学作品,它在艺术的真实中表现出了怎样的美学取向,融合了我国传统文化和哲学思想的哪些核心元素。

一、《周易》的运动哲学

《易传》很强调“刚柔相推而生变化”(《易·系辞上》)。就自然界说,“日月相推而明生焉,……寒暑相推而岁成焉”(《易·系辞下》)。就人世说,“通变之谓事”《易·系辞上》,“功业见乎变”《易·系辞下》。所以说“天地变化,圣人效之”《易·系辞上》。“易:穷则变,变则通,通则久,是以自天佑之,吉无不利”《易·系辞下》。人类当效法自然,在生生不息的变化运行中去不断建功立业,求取生成和发展。《周易》这种认为自然与人事只有在运动变化中存在的看法,正是中国美学高度重视运动、力量、韵律的世界观基础。《周易》这种天人同构的运动世界观,把孟子强调道德生命的气势美,经过荀学的洗礼后,提到了宇宙普遍法则的高度,成为儒家美学的核心因素,它也是儒家美学的顶峰极致。

李泽厚说,中国美术之所以讲究“线”的艺术,正因为这“线”是生命的运动和运动的生命。所以中国美学一向重视的不是静态的对象、实体、外貌,而是对象内在的功能、结构、关系。缺乏内在的动态势能,无论在诗、文、书、画、建筑中,都被中国美学看作是水平低劣的表现(《华夏美学》)。

一直以来,我们对《木兰诗》主题的解读几乎都局限于这几个方面:歌颂了代父从军、立下赫赫战功,让无数须眉为之汗颜的巾帼英雄;反映了我国古代北方少数民族的民风剽悍以及尚武精神;体现了中华民族传统的美德,如保家卫国,功成身退,不爱功名富贵等。与此相应,对木兰形象的理解也大多限于“忠、孝、智、勇”的范畴。诸如:“代父尚看传孝烈,死固犹复许孤忠。”(明·曹琏)“闻说蛾眉勇冠军,弯弓跃马建殊勋。十年血战生全父,一片贞心死君。”(清·陈文组题木兰祠)“谁云生女不如男,万里从军一力担。”(清·董廷晋·题木兰祠诗)“乔装代父出从戎,卫国胸怀不世雄。”(今人于安澜题木兰祠)现在,也有一些学者和教师能够站在人性的角度解读出木兰的女性美(情感细腻、调皮率真)。但仅止于此,似还嫌不够。

中国古代女子以静为美,“静若处子”“足不出户”“笑不露齿”,礼教压迫之下,生命力受到束缚。违背自然人性的同时,也扼杀了许多风景。

然而,木兰的出现如同一道闪电,划破了黑暗的天空。

她的活力,她的机智,她的勇气,她的兴奋,她的调皮,刷新了一个时代的视野。

替父从军,固然首出于孝,然观其表现,竟常流露出兴奋之情——

“阿爷无大儿,木兰无长兄。愿为市鞍马,从此替爷征。”“从此”一词,何等豪迈!竟充满了无限向往之意!从后文来看,木兰有个阿姊,阿姊比木兰年长,却未萌生此念。是她不如木兰孝顺吗?她不够关心年迈的父亲吗?显然不是。从迎接木兰回家时阿姊的“当户理红妆”来看,这是个十分传统的气质温婉的女子,替父从军?她可能连想都不敢想。木兰还有个小弟,木兰出征时他应该还小,到木兰回来时,他已长大到能够“磨刀霍霍向猪羊”了。但即便到了后来弟弟长大了,木兰也由始至终未让弟弟来替换自己。除了对亲人的呵护与疼爱以外,木兰对军旅生活不排除有一种享受冒险、体验刺激的心态。她保全了亲人,也成全了自己。以一个伟大的名义,她偷尝了一枚悖逆封建礼教的禁果,这果子的滋味,有点苦,有点酸,也有点甜。

“东市买骏马,西市买鞍鞯,南市买辔头,北市买长鞭。”东西南北,让人不由得想到《江南》一曲中的“鱼戏莲叶东,鱼戏莲叶西,鱼戏莲叶南,鱼戏莲叶北”,何等兴奋何等欢快!固然由于行程紧急,固然也与战争期间物资紧缺有关,但这样的购物路线几乎是一种心灵的舞蹈,如同水中的鱼儿一样快乐自由!此刻的木兰,可不就是如鱼得水?!“久在樊笼里,复得返自然”。那个待在织布机面前唉声叹气的木兰,瞬间容光焕发,判若两人。

“旦辞爷娘去,暮宿黄河边。不闻爷娘唤女声,但闻黄河流水鸣溅溅。旦辞黄河去,暮至黑山头。不闻爷娘唤女声,但闻燕山胡骑鸣啾啾。”整个行程紧凑而富有节奏感。生命的动态呈现出清晰而曲折的线条。日出而行,日落而息,有效率也有规律,有条不紊,积极而笃定。两处“不闻爷娘唤女声”,有血有肉地表现了“女儿情”,从“黄河流水鸣溅溅”到“燕山胡骑鸣啾啾”,场景自然切换,从家乡到战场,一个人的孤独行程终告结束,一群人的殊死搏斗即将开始。

“万里赴戎机,关山度若飞。”不远万里奔赴战场,飞一般翻山越岭。没有犹豫与畏惧,有的只是“去心似箭”,已经开弓,就没有回头箭。渴望迅速投入战斗的迫切心情,跃然纸上。此刻的木兰,生命如一团踊跃的火,又如一只高翔的鹰。

“可汗问所欲,木兰不用尚书郎,愿驰千里足,送儿还故乡。”归心同样似箭。一切荣华富贵,都比不上故乡清香的泥土、檐下燕子的喃呢。木兰的心里好像有一只布谷鸟在不停地啼叫:不如归去,不如归去!只有日行千里的骐骥,才能抚慰她似箭的归心。

“开我东阁门,坐我西阁床。脱我战时袍,着我旧时裳。当窗理云鬓,对镜贴花黄。出门看火伴,火伴皆惊忙。同行十二年,不知木兰是女郎。”连用四个“我”,何等兴奋!闺闱中一切如旧,那么亲切,它们十年如一日地等待着木兰回归。连梳妆打扮都成了行军速度,动作迅速切换,以最快的速度和最得意的心情向火伴们揭示谜底,果然赢得一片喝彩!也弄得火伴们一头雾水:怎么这么多年咱们全被她给忽悠了?

“雄兔脚扑朔,雌兔眼迷离;双兔傍地走,安能辨我是雄雌?”这句话可以理解为作者的旁白,也可以理解为木兰的自白。俏皮风趣的回答,让我们看到一个锦心绣口、调皮自得的木兰。这里明确表现出《周易》的运动哲学:当兔子被人提着耳朵悬在半空中不能自由活动时,雄兔两只前脚时时动弹、雌兔两只眼睛时常眯着,所以很容易分辨雄雌。但如果雄雌两兔一起在地上跑起来,怎能分辨雄雌呢?运动让生命富有神秘的美感,诱人探究,引人注目。

中国文学史上向来不乏娇滴滴莺声燕语般的“崔莺莺”这样的标准美人,但木兰只有一个!
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引用 时晓亚 2013-9-9 00:30
非常不错,很是喜欢

查看全部评论(1)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联系我们|新教师成长网 ???

GMT+8, 2019-8-11 01:38 , Processed in 0.261859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?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