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教师成长

?找回密码
?中文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
水之念

2014-6-15 22:59| 发布者: 谦夫子| 查看: 1391| 评论: 0|原作者: 谦夫子|来自: 原创

摘要: 祖辈未出于中原,所谓水,在我不过池塘沟渠而已。小时候,整个夏日泡在浑浊的池塘里,昏黑了回到家,绿的嘴唇,白的指肚,活脱脱一群小水怪。这可能是对水最早的依恋吧。 第一次过河,是初为人师时,带孩子们到十几 ...

祖辈未出于中原,所谓水,在我不过池塘沟渠而已。小时候,整个夏日泡在浑浊的池塘里,昏黑了回到家,绿的嘴唇,白的指肚,活脱脱一群小水怪。这可能是对水最早的依恋吧。

第一次过河,是初为人师时,带孩子们到十几里外的河对面桃园野游。除一个船夫外,宽阔的淮河上,只有我和这帮大呼小叫的孩子。船桨搅动起凝汁般的河水,像笑纹一样漾开去,清凉沁入心脾,历久难忘。

九五年于我,恐此生难以复制。深秋十月,我远在东北,有两日是在一个孤立的小岛上度过的。仅坐游轮就有两小时之久,东北山水之阔,非亲历怎能理解!除了吃那条一百多斤的鱼外,难以忘怀的是那日黄昏,小酒量的我却没有喝醉,只是微醺,我竟能一人独舟湖上。水面的阔大,四周的静谧,人之渺小与无助,你不坐到小船里,你不像一片树叶一样飘在水面上,自是不能体会其刻骨铭心的震撼。

在东北的那半年,我还有一次独自一人去寻海的苦旅。那是在辽宁凤城,一个周日吧,早饭后我问明海的方向,就徒步去了。一路走一路问,平生关于海的梦,似乎越来越近了。直走到红日西坠,才看到渔船挤挤挨挨的海边,其实不过是一个小海港。无际无涯的大海没有看到,因为担心回程,只好悻悻而归。

此后几次水上经历,印象寥寥。究其原委,怕是走马观花人潮汹涌的缘由。零六年在颐和园昆明湖上泛舟一圈,记住的却是总难靠岸。前年乘长江7号游三峡,两岸烟雨、重峦叠嶂几乎都被挤来挤去所挤掉了。去年在北戴河,也仅仅的海边吹吹海风、湿湿鞋而已。

南湾其实还是很有水的味道,十几年间也去了几次,印象中却很少有水,倒是人多,笑闹不已。水的清凉与神秘,庶无记忆。

近几年很少出游,一则儿子学习紧张,二则怕人多。思来想去,一年之中,但凡名水,哪有淡季?只有人潮,哪有水波?

虽宅在家中不敢出门,然关于水的想念日甚一日。那种空灵阔大的水面,那种能听到树叶落水的声响的静谧,那种不可见底的深邃,那种四周群山恒古不变的静默,时常萦绕在怀。

上一篇:那些花儿下一篇:《归来》影评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联系我们|新教师成长网 ???

GMT+8, 2019-8-11 01:36 , Processed in 0.346882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?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